投稿郵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評論>>

歐陽世忠:“風景” 的視覺表象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歐陽世忠       責編:張雙雙       2020-05-25

《新地帶》一號系列 (1).jpg

《新地帶》一號系列作品  歐陽世忠 攝(點擊圖片查看更多作品)

風景是藝術史上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從字面上理解,大致包含自然與人文兩大部分。風景攝影經歷了地形學、新地形學階段性的發展,已從最初較單一的自然屬性過渡為面向社會、經濟、政治、文化開放的多元的社會屬性。而在這樣的過渡過程中,人類也因此豐富了解讀自然與景觀的方式與手法,深化了對于風景攝影的理解。如果說真有什么風景攝影的話,那也就是通過大量實踐而獲得的定義開放、形式豐富的風景攝影。如果說真有如杜尚所說的“愉悅視網膜”的風景攝影的話,那也只不過是風景攝影中的一種,只注重審美走向,而不注重景觀的社會和文化內涵,也正應對了英國學者雷蒙·威廉斯對于“自然”三個層次的解釋,風景攝影所面對的自然風光也許可以認為屬于第三層次,那就是“物質世界本身,可包括或不包括人類”。  

蘇珊·布賴特曾說過:“風景攝影的復雜性,從一開始被當作最直接的藝術類型時就不容低估?!痹谏鷳B遭受嚴峻挑戰的當代,對于風景的視覺處理,既是一種對于自然的書寫,也是一種生態觀的表達。對于自然的歌頌,并不是面對無論是壯美的還是清秀的景觀視覺上的虛以逶迤,而是一種對于正在缺失、變得支離的自然的憐惜和驚嘆。風景并非只是一種被動的存在,也可以是主動的、有立場的。風景,除了自然風景,還有人造的、批判的風景等。風景攝影,不僅僅是謳歌自然、贊美崇高,也可以是控訴、告發、拒絕和批判的。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景觀被無節制地開發建設后,后工業社會的風景攝影,早已超越了簡單意義上的美的再現,而是躍升到了對于人類前途命運的思考,是切開了表象之下的各種權力、利益和欲望相互擴張和沖突的真實像場。 

風景攝影從“風景”到“社會的風景”,再到“批判的風景”或“危急的風景”,攝影人對于風景的認識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所謂“社會的風景”指的是包括了人及其創造的景物與景觀在內的廣義的風景概念?!吧鐣娘L景”中,通常意義上的單純的美的自然風景的定義已經顯得過于狹隘,或者說過去的單純意義上的“風景”,已經因了“社會的”這種定語修飾成份而擴大了內涵。對于人的侵略而被破壞的自然風景,攝影家們不是情緒化的加以展現,而是努力排除感情因素,以中性的視線客觀地審視自然并加以冷靜的展示?!靶碌匦螌W”的攝影家們以沉著、客觀的態度面對自然,排除感情在拍攝時的介入,冷靜、理性地刻劃自然的形貌,精確記錄自然生態、自然與文化沖突的現狀,同時也揭露人對自然的破壞與掠奪,提示人與自然的互動關系及其后果,提供反思人對自然態度的機會。然而,越是中性的描寫,人類自私所造成的破壞就越是在這種平靜描述之下顯得觸目驚心。反映了人們的品味,價值觀,欲望甚至恐懼。風景攝影更隨著人們對于世界看法的深入以及人類自身境況的惡化而顯示出對話現實的迫切性,同時也帶來了表現上新的可能性。而各種風景表現與記錄上的創新,反過來又幫助人們開拓了對于風景與景觀意義的認識。這是一個現實與藝術相互策動、相互成就、相互超越的過程。

我的故鄉在溫州龍港,它位于浙江省的最南端,瀕臨東海,是長三角經濟區和海西經濟區的交匯點。三十多年前,因著小商品經濟的發軔,這里曾是中國最早富裕起來的地區,而今這片富饒肥沃的灘涂上將崛起一個新城市,并且沿海黃金產業帶也將在這里逐步形成。                    

這里的人們對曾哺育我們祖祖輩輩的土地充滿無限的留戀。昔日潮落而作,潮漲而息的生活一去不復返,土地本身的生態形狀一瞬即逝,強烈的情感沖突和豐富的影像畫面交相呼應......

從2008年開始,我一直致力于“新地帶”系列的主題創作,主要涉及人類與大自然和人造環境的關系,以及商品消費觀念對人類影像的影響。我嘗試用不同的景觀來探索同一主題,先后有:“一號”“江南垟”“于東?!薄巴梁馈薄白x風景”等系列。這些作品有著共同的特點,都是呈現出人造建筑與大自然密切關系的中國新風景,都是自然景觀讓位給人工建筑的消費景觀?!耙惶枴毕盗袆撟髦?,我摒棄工人施工的活動場景,把鏡頭對準這些生產改造過的地方,如:被劈斬開的山體、各種鋪設就位的管道、尚未拆包的機器、各種各樣工地圍欄……從這些混亂無序中找到有序線條和形狀組合,這些影像看似晦澀和樸實、乏味,卻在對抗中共存。豐富微妙的細節存在著的矛盾和對立,暗藏著問題和玄機,空間矢量和運動在其面孔上留下并探查到了傷痕,都是當今“人造景觀”的寫照。雖然我不愿就這些自然風景被人造現實更替做急切而又簡單的思考與抒情,但我覺得極有必要為這些錯綜復雜“造像”。我運用簡單卻嚴謹手法,客觀冷靜的視角加上突出的距離感,來觸動觀者觀看并具有多層面的思考,展現出正在深刻變化著的一切:可視的和不可視的,真實的和虛構的,工業的和田園的……畫面中這些象征性的符號刺痛人們的警覺,從而再次讓人直面生活的真實以及人與社會環境的錯位等異化現象。我認為好的作品不是讓人愉悅的,而是讓人思考,甚至感到焦慮的,暗含有諷刺和荒誕意味的。當代風景不僅僅象征著權力關系,它同時也是文化權力的工具,也許甚至還是權力的手段,不受人的意愿所支配。

中國當下復雜豐富的現實環境,已經給中國的風景攝影表現潛在的提供了許多“風景”領域的理解,包含風景空間中折射出的象征域、現實域和想象域。當下社會景觀成為聚焦的重點,自然景觀則退居背后。所謂的自然景觀,也因為人們的自私、貪婪和粗暴與自以為是而變得不再“自然”,自然風景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破壞,人類求一方凈土已是奢望。而那些尚未被觸動的自然風景,或者已經被人力染指的風景, 與處在這種激烈變化中的現實景觀的豐富性相比,早已“相形見絀”。當代社會與現實景觀日趨失序的混沌與巨變,正導致當代景觀大步走向一種可稱之為“風景的終結”的危機狀態。而這些“風景”的視覺表象,實際上令當代中國的“風景攝影”的創作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极速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