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新聞頻道>>閱讀>>

攝影書,不止于畫冊

來源:澎湃       責編:張雙雙       2020-06-15

1592202784158392.jpg

陳哲《蜜蜂&可承受的》

純粹以字面理解,這是一種照片與文字從本體論角度而言享有同等尊嚴的書,更通俗地說即是,二者在作品敘事的構建上具有同等重要的功能,在這樣的書中,文字不再僅是一段簡介,刊后語,或為攝影作品撰寫的文章。對所有懼怕圖像的寫作者和懼怕文字的攝影師而言,這或許是終極噩夢。

來看看兩個例子:Charles Scribner's Sons于1907至1909年間,為亨利·詹姆斯出版了共24卷的紐約版小說合集,每卷都含有一張由阿爾文·朗頓·科本(Alvin Langdon Coburn)制作的照相凹版作品;1958年羅伯特·弗蘭克的攝影書《美國人》[1]面世,由羅伯特·德爾皮(Robert Delpire)出版。詹姆斯擔心太過具象的圖像會淹沒讀者的雙眼,殺死他們的想象力,并擾亂他自己創造的文學意象,于是詹姆斯給年輕的科本下了嚴格的指令,如人物肖像是明令禁止的。詹姆斯希望圖片“沒有競爭力和明顯意圖”,而是模糊、寬泛的,用拉爾夫·博加杜斯(Ralph F. Bogardus)的話來說就是“掩蓋照片的紀實性”。在《圖片與文本》[2]一書中,博加杜斯提到,詹姆斯希望它們“只是在文本上沒有具體對應的視覺符號、回響和表達”,像是需要“讀者通過自己的想象和闡釋活動去填充”的“空”圖片。

1592202784792396.jpg

亨利·詹姆斯紐約版小說合集扉頁,圖片來自網絡

在這段光譜的另一端,正如羅杰·哈格里夫斯(Roger Hargreaves)在Photocaptionist網的Image-Text Photobooks in a Nutshell欄目中論述的那樣,由法國詩人阿蘭·博斯凱(Alain Bosquet)編輯的真正第一版《美國人》充斥著法文,宛若“歐洲對當代美國的一次決定性主導”。哈格里夫斯形容極重文本的第一版為“極為罕見的一本攝影書被掩埋在另一本書中的例子”、“對文本與圖片融合過程中所潛藏的失敗的一次警誡”。一年后《美國人》[3]在美國印刷,杰克·凱魯亞克的文章代替了原先的大幅文字,哈格里夫斯頌揚此舉為令人愉快的解決方案,對他來說法國版中的文本顯然是一個尷尬的存在。

1592202785131450.jpg

1958年法版《美國人》,圖片致謝羅杰·哈格里夫斯

在帕特里奇亞·迪·貝洛(Patrizia Di Bello)與沙穆·扎米爾(Shamoon Zamir)為《攝影書:從塔爾博特到魯沙及之后》[4]撰寫的無與倫比的介紹中,出現了另一種文字恐懼癥的標志。他們尤其指出了在馬丁·帕爾與格里·巴格(Gerry Badger)所合著的極富盛名的三部曲《攝影書的一段歷史》[5]中,一些令人不解的矛盾,一方面后兩者將攝影書定義為“一類由照片攜帶作品基本信息——無論有無文字——的書籍”,但其結論卻是“文字扮演基礎角色的書實在太多了”,如沃克·埃文斯和詹姆斯·艾吉(James Agee)《此刻讓我們贊美名士》[6],多蘿西·蘭格(Dorothea Lange)和保羅·泰勒(Paul Taylor)《一次美國的出埃及記》[7],以及貝托爾特·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戰爭入門書》[8]?!皵z影與文字總是互動著,盡管文字常常出現在別處”,貝洛與扎米爾寫到,“它們在一種辯證關系中相互作用?!?/p>

1592202784649086.jpg

選自《此刻讓我們贊美名士》,該書記錄了美國大蕭條時期貧困租戶和農民的生活,圖片 ?? 沃克·埃文斯

是萊斯利·馬丁(Lesley A. Martin)助我度過這場外交上的打斗(希望沒有損傷),她為《攝影書現象》[9]所寫的《當代攝影書分類的請柬》[10]宣告了“攝影書‘類型功能化’(genre-fication)的種子正在發芽”,并闡明了幾種分類軌跡。

所以,我的提議是:在更大的攝影書范疇內,照片-文字書是一個獨特且多樣的物種,它值得恰當的檢視,并使上述所有恐懼癥都轉為友愛。文字會收窄并指導圖像的含義,這是無可辯駁的,但當它們以羅蘭·巴特在《圖像,音樂,文字》[11]中所定義的“錨定法”(anchorage)發揮作用時,文字也可以加強圖像的模糊性,像“中繼”(relay)。千萬別誤會我:純粹的視覺攝影書是神賜,但我想說明的是照片-文字書也不會反咬一口,它只是一個更具體的類別,能在攝影書的氣泡之上拓寬閱讀群體。

1592202784213108.jpg

艾列克·索斯《眠于密西西比》,Steidl出版,2004,可以視其為純視覺攝影書的一種

1592202784114848.jpg

選自《眠于密西西比》,圖片 ?? 艾列克·索斯

需要著重強調的是,這條軌跡并不新穎,它的源頭甚至可以追溯到《此刻讓我們贊美名士》之前。正如瑞克·穆迪(Rick Moody)為泰如·科爾(Teju Cole)《盲區》[12]撰寫的評論——載于第13期PBR——所言,“結合文學與攝影的強大雜交體”勢不可擋,同刊及PBR先前刊物所提及的當代照片-文字書之數量便可以證實這一點。照片-文字書深深植根于攝影史之中。說得更令人信服一些,我們只需回看輝煌的十九世紀,圖解書或以當時之稱謂“繪本”的泛濫即可,在這些書中,文字與圖像和諧地交融在一起,最近一些很棒的展覽就囊括了這些書,如ICP與George Eastman House分別于2003年及2004年展出了《詩意的圖像》[13],Fondation Jan Michalski在2016年的展覽容納了《照片文學》[14]。我相信探索照片-文字書軌跡的時機已經成熟:研究過去,觀察現在,推測未來。

不過,正當我想寫就這樣一份照片-文字書宣言時,我立刻受到了托馬斯·比比(Thomas O. Beebee)在《類型的意識形態》[15]中所描述的類型之悖論的折磨:“它們似乎是真實存在的但同時又無法被精準定義?!备鶕x擇的標準,如作者性、文本類型,或圖像與文字的動態關系,我們已經可以觸及到照片-文字書的不同光譜:選集或是大合集,攝影詩或是攝影論文,等級森嚴的或是民主的,諸如此類。出于介紹性調查的目的,在此需要打住,但我依然有義務帶你——我親愛的讀者——重新回到我的研究:結合分類調查與照片-文字理論實踐的歷史。

1592202784914493.jpg

Photocaptionist網頁界面,專注探索攝影與虛構、圖像與文字之間的關系

作為一名攝影書迷,當我在Photocaptionist開啟欄目時,我故意起了一個有點恒真意味的標題——“簡而言之的圖像-文字攝影書”(Image-Text Photobooks in a Nutshell)。我希望保留攝影書這個詞,并且想強調一個事實:照片和其他任何圖像是不一樣的。但是正如翁貝托·???Umberto Eco)在《圖像批判》[16]中所討論的,“圖像-文字”(image-text)有點誤導性地類比于視網膜圖像。于是,我開始越來越多地使用“照片-文字”(photo-text),更簡潔也更有效。

最近,科林·潘托(Colin Pantall)在臉書上表示,“在攝影范圍內,許多人都在處理圖像的模糊性問題,而如果你使用了虛構化文本,那么這種模糊性的空間就更少了,而且你得有個好故事。這非常難?!睌z影師Vasantha Yogananthan于是回復潘托:“很大程度上這得視虛構文本如何與序列圖像產生關聯,文本確實會縮小一張圖片原本可能的閱讀路徑,但(如果處理得好)文本反而可以增加一組圖像的模糊性、復雜性。這意味著,和沒有文字相比,成功做一本有文字的攝影書更難?!蔽液芡?,也很希望借他的評論在其他地方繼續展開對話,探索為什么這會更難。

1592202785233234.jpg

Vasantha Yogananthan的長期項目「兩個靈魂的神話」之《Dandaka》,以印度史詩《羅摩衍那》為主要文本

我們邀請了一群學者、攝影師、策展人以及寫作者,為照片-文字書羅列一份帶注釋的但依然肯定不完整的參考書目,包括為這一新興類型奠定基礎的書。這份匯編一定不是全面的,書目甚至是不連貫的,毋寧說它是探索類型多樣性——從照片-文學到照片-詩,再到照片-論文以及更多實驗性建構——必要的第一步。匯編所涉及的書由個人品味而定,這也是必然的。我們傾向于那些具有先驅性的書,或者圖像與文字間具有奇特動態關系的書。

毋庸置疑,我們的努力在未來的研究和分析中僅是次要的嘗試。我們謹向本期雜志的投稿人表示最誠摯的謝意,感謝他們最慷慨地參與此圖片文字盛會,并期待就該圖片文字書的歷史和未來繼續進行對話和提出想法。

[1] Les Américains

[2] Pictures and Text, UMI Research Press, 1984

[3] The Americans

[4] The Photobook: From Talbot to Ruscha and Beyond, I. B. Taurus, 2012

[5] The Photobook: A History, Phaidon, 2004, 2006, 2014

[6] Let Us Now Praise Famous Men, 1941

[7] An American Exodus, 1939

[8] Kriegsfibel, War Primer, 1955

[9] Photobook Phenomenon, Editorial RM, 2017

[10] Invitation to a Taxonomy of the Contemporary Photobook

[11] Image, Music, Text, 1977

[12] Blind Spot, Random House, 2017

[13] Poetic Images

[14] Photolittérature

[15] The Ideology of Genre, 1994

[16] Critique of the Image, 1982

本文原載于Aperture Photobook Review #16,原文標題《What is a Photo-Text Book》。作者費德莉卡·基奧切蒂(Federica Chiocchetti)是一名寫作者、編輯、學者,成立并運作Photocaptionist網站,主要關注攝影、文本、虛構的關系;此外現正于西敏大學攻讀博士,主要探討照片文本性與攝影虛構性。點擊閱讀原文可進入Photocaptionist。

翻譯:楊怡瑩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极速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