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圖片>> 新聞紀實>> 圖集

會員佳作 | 鐘黎明:我和我的農民工兄弟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鐘黎明       責編:張雙雙   2020-07-22

清晨,剛起床的青年農民工易琴在梳妝打扮。易琴,1993年出生,四川綿陽人,隨父母、弟弟來杭州建筑工地做鋼筋工,已有一個三歲的孩子(2015年9月8日)

杭州地鐵2號線農民工宿舍,幾個民工同鄉正為接不上活而擔憂(2014年7月3日拍攝)

夜晚,杭黃高鐵淳安段某工地宿舍,樁機隊的一對夫妻在商量著孩子們的事(2016年4月1日)

杭黃高鐵富春江特大橋工地宿舍,一對農民工林忠再夫婦在工棚里休息,丈夫是架子工,妻子是鋼筋工,他們來杭州打工已經四年(2013年8月7日)

午間,杭州萬達廣場工地,年輕農民工夫妻的一家人(2014年7月19日)

杭州萬達廣場工地,暑假到工地與父母團聚的農民工孩子。父母上工地了,把娃一個人在宿舍看電視(2014年8月17日)

杭州濱江商貿城工地,農民工一家在房間里(2013年8月11日)

杭州萬達廣場工地,來自云南省曲靖市農民工夏佳在工地宿舍。她在工地是塔吊司機,因為工地的活接不上時,她都會在宿舍做針線活,到街頭售賣(2014年7月13日)

女工們愛清潔,一回到宿舍就先忙著洗澡洗衣(2016年11月26日)

杭州地鐵2號線工地農民工宿舍,農民工們在閑時只能通過手機來打發寂寞和空虛(2016年12月1日)

杭州地鐵2號線工地農民工宿舍,來自河南省南陽市的農民工程相敏給子女打電話。程相敏1969年出生,三個孩子,大兒子大學畢業,二兒子同一工地鋼筋工,小女兒18歲,公辦幼兒園教師。自己在工地做套絲工(2016年12月12日)

杭黃高鐵某工地,農民工在洗澡(2016年6月10日)

杭黃高鐵新安江特大橋工地宿舍,一正在午休的農工(2016年4月30日)

杭州大關安置房工地農民工宿舍食堂,“間隔一米距離”排隊買飯的農民工(2020年3月17日)

2016年8月6日,杭州地鐵古翠路站工地,民工用沖擊鉆在混凝土上打孔。該民53歲,來自云南曲靖,外出打工已有十多年,因為沖擊鉆這個活不但需要強體力,而且技術專業性很強,所以每天的工錢有550元以上。但是每個工地這樣的活是不可持續的,因此他們建立了很強的聯系網絡,以銜接業務,不致于“吃了上頓沒下頓”。

2014年8月6日,杭州綠地中央商務區工地,民工們在地下層做基礎。他們來自四川綿陽,每天的工錢180元,因為工地大,不但不愁停工待料,而且晚上加班較多。在與工地民工長期打交道的過程中,本人熟知民工們喜歡加班,因為在工地,晚上加班按1.5倍的工時支付工錢。

2016年10月23日,杭黃高鐵(杭州-黃山的高速鐵路)桐廬段工地,民工在井下作業。這個民工來自安徽阜陽,專門從事工地打井作業,與老婆、同村的幾個兄弟組成了一個打井專業隊,全國各地跑,做的都是包工,即“打一口井給多少錢”,遇上好的年景,夫妻倆有收入20-30萬。

2015年8月1日,杭州地鐵古翠路站工地,民工們在鋪設工程軌道。在多年拍攝工地民工的過程中,經常為民工們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所感動,雖然他們文化水平普遍較低,但都敬業。軌道的接縫精準度要求很高,民工們不厭其煩的反復校正,他們說:“如果工程質量有紕漏,將來會出大問題的。另外,工作馬馬虎虎,也會丟了自己的飯碗?!?/p>

2014年8月6日,杭州綠地中央商務區工地,民工大步流星地穿過地下層水塘,走向崗位??粗@個場面,就讓人心驚肉跳,操作者希望柱子快點倒下,可是,搖搖欲墜的千斤大柱隨時都有壓住操作者的危險,場內也無人指揮,如果真出了事故,掙了再多的錢、脫貧又致富,也得不償失。安全重于泰山!

2019年12月1日,杭州城北亞運公園工地,民工躡手躡腳的穿過“沼澤”。我沒有了解這些民工的工錢是怎么計算的,不知道他們一個月能有多少收入,但這樣的活,肯定不是城里人所能干的?!疤焐也谋赜杏谩?。從中可以深刻領悟到,人只有分工不同,沒有貴賤之分,農民工對城市、對社會的貢獻,同樣是巨大的。

2019年8月3日,杭州城北亞運公園工地。從地下到地上,從地面到空中,從房屋建造到路網建設,所到之處,工地上看到的都是民工的身影。沒有民工,城市建設寸步難行。同時,城市中,大大小小、星羅棋布的工地,也為民工的就業,為人們甩掉“貧困帽”,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2016年6月10日,杭黃高鐵富春江特大橋建設工地,民工們坐著纜車前往江中的作業橋墩。眼望奔騰不息的富春江水,直打寒顫:如果纜車的繩斷了,如果作業中失足了,民工兄弟們便成為江中之魚的“美味佳肴”。

2013年8月10日,杭州五洲國際廣場工地,一青年民工,在烈日下搭建腳手架。小伙子叫黃建華,來自貴州務川,在杭州多個工地輪回干架子工已經有三年的時間,做的是包工,平均下來,每天的工錢500-600元。但是,如果知道他還只是一個不足20的“娃娃”,如果知道作業時是40多度的高溫下,要不同情、不可憐也難??!

2014年7月12日,杭州遠洋公館建設工地,一幫混凝土澆注工,在工地吃著午飯。因為連續作業,即便是在烈日下的正午,民工們也不可以下工地吃飯、午休。在建筑工地的各類工種中,澆注工的報酬是相對比較高的,每人每天有300-400元,但是,其中的辛苦和危險是不言而喻的。

2014年7月19日,杭州綠地中央商務區工地,極度疲憊的一民工,躺在腳手架上睡著了。這民工是架子工,來自四川甘孜,43歲。當我看到這個場景時,非常吃驚,怎么會有人在這樣的地方呼呼大睡?在工地上轉了一大圈,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這民工已經醒來在工作了,我問:“你怎么可以在這樣危險的地方睡覺?”民工回答“我知道,這樣做很危險,而且還要被罰款,但是我實在是熬不住了,因為房間里空調壞了,連續三四個晚上幾乎都沒有睡著了”。

2014年8月24日,杭州地鐵古翠路站工地,工間自行休息的民工。有的民工很聰明,自我保護的意識很強,干累了,就會找機會“偷個懶”,藏起來,悄悄的吸支煙、歇歇腳。但凡這樣的民工,肯定是老民工、“老油條”,剛來工地不久的新民工是想不出“如此妙招”的。

2016年6月10日,杭黃高鐵富春江特大橋建設工地下,下班以后民工們在富春江里洗澡。工地的生活區設在新安江公路橋下,所謂生活區只是幾個報廢的集裝箱組合,生活區沒有洗澡間,洗澡成了大難題。夏天,男工倒是可以去江里洗,但是冬天就很棘手了,尤其是女工。民工們賺幾個辛苦錢,非常的不容易啊,不但工作很艱苦,生活也很艱苦。

2020年3月21日,杭州汽車北站。新冠疫情漸漸好轉,城市已全面轉入復工復產、復商復市的階段,一批又一批的民工,從全國各地趕來,找到各自的崗位,開始新一年的打工生活,為幸福的生活繼續前行。

2020年3月17日,杭州大關安置房建設工地生活區。作為重點工程,該項目2月中旬被列為第一批復工復產的名單,此時離復工已經一個月,工人們已經全部回到了工地,擺在他們面前的是搶時間、趕進度,努力把新冠疫情造成的損失奪回來。城市離不開民工,正如李克強總理所說,民工是祖國建設的功臣。

查看大圖

清晨,剛起床的青年農民工易琴在梳妝打扮。易琴,1993年出生,四川綿陽人,隨父母、弟弟來杭州建筑工地做鋼筋工,已有一個三歲的孩子(2015年9月8日)

杭州地鐵2號線農民工宿舍,幾個民工同鄉正為接不上活而擔憂(2014年7月3日拍攝)

夜晚,杭黃高鐵淳安段某工地宿舍,樁機隊的一對夫妻在商量著孩子們的事(2016年4月1日)

杭黃高鐵富春江特大橋工地宿舍,一對農民工林忠再夫婦在工棚里休息,丈夫是架子工,妻子是鋼筋工,他們來杭州打工已經四年(2013年8月7日)

午間,杭州萬達廣場工地,年輕農民工夫妻的一家人(2014年7月19日)

杭州萬達廣場工地,暑假到工地與父母團聚的農民工孩子。父母上工地了,把娃一個人在宿舍看電視(2014年8月17日)

杭州濱江商貿城工地,農民工一家在房間里(2013年8月11日)

杭州萬達廣場工地,來自云南省曲靖市農民工夏佳在工地宿舍。她在工地是塔吊司機,因為工地的活接不上時,她都會在宿舍做針線活,到街頭售賣(2014年7月13日)

女工們愛清潔,一回到宿舍就先忙著洗澡洗衣(2016年11月26日)

杭州地鐵2號線工地農民工宿舍,農民工們在閑時只能通過手機來打發寂寞和空虛(2016年12月1日)

杭州地鐵2號線工地農民工宿舍,來自河南省南陽市的農民工程相敏給子女打電話。程相敏1969年出生,三個孩子,大兒子大學畢業,二兒子同一工地鋼筋工,小女兒18歲,公辦幼兒園教師。自己在工地做套絲工(2016年12月12日)

杭黃高鐵某工地,農民工在洗澡(2016年6月10日)

杭黃高鐵新安江特大橋工地宿舍,一正在午休的農工(2016年4月30日)

杭州大關安置房工地農民工宿舍食堂,“間隔一米距離”排隊買飯的農民工(2020年3月17日)

2016年8月6日,杭州地鐵古翠路站工地,民工用沖擊鉆在混凝土上打孔。該民53歲,來自云南曲靖,外出打工已有十多年,因為沖擊鉆這個活不但需要強體力,而且技術專業性很強,所以每天的工錢有550元以上。但是每個工地這樣的活是不可持續的,因此他們建立了很強的聯系網絡,以銜接業務,不致于“吃了上頓沒下頓”。

2014年8月6日,杭州綠地中央商務區工地,民工們在地下層做基礎。他們來自四川綿陽,每天的工錢180元,因為工地大,不但不愁停工待料,而且晚上加班較多。在與工地民工長期打交道的過程中,本人熟知民工們喜歡加班,因為在工地,晚上加班按1.5倍的工時支付工錢。

2016年10月23日,杭黃高鐵(杭州-黃山的高速鐵路)桐廬段工地,民工在井下作業。這個民工來自安徽阜陽,專門從事工地打井作業,與老婆、同村的幾個兄弟組成了一個打井專業隊,全國各地跑,做的都是包工,即“打一口井給多少錢”,遇上好的年景,夫妻倆有收入20-30萬。

2015年8月1日,杭州地鐵古翠路站工地,民工們在鋪設工程軌道。在多年拍攝工地民工的過程中,經常為民工們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所感動,雖然他們文化水平普遍較低,但都敬業。軌道的接縫精準度要求很高,民工們不厭其煩的反復校正,他們說:“如果工程質量有紕漏,將來會出大問題的。另外,工作馬馬虎虎,也會丟了自己的飯碗?!?/p>

2014年8月6日,杭州綠地中央商務區工地,民工大步流星地穿過地下層水塘,走向崗位??粗@個場面,就讓人心驚肉跳,操作者希望柱子快點倒下,可是,搖搖欲墜的千斤大柱隨時都有壓住操作者的危險,場內也無人指揮,如果真出了事故,掙了再多的錢、脫貧又致富,也得不償失。安全重于泰山!

2019年12月1日,杭州城北亞運公園工地,民工躡手躡腳的穿過“沼澤”。我沒有了解這些民工的工錢是怎么計算的,不知道他們一個月能有多少收入,但這樣的活,肯定不是城里人所能干的?!疤焐也谋赜杏谩?。從中可以深刻領悟到,人只有分工不同,沒有貴賤之分,農民工對城市、對社會的貢獻,同樣是巨大的。

2019年8月3日,杭州城北亞運公園工地。從地下到地上,從地面到空中,從房屋建造到路網建設,所到之處,工地上看到的都是民工的身影。沒有民工,城市建設寸步難行。同時,城市中,大大小小、星羅棋布的工地,也為民工的就業,為人們甩掉“貧困帽”,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2016年6月10日,杭黃高鐵富春江特大橋建設工地,民工們坐著纜車前往江中的作業橋墩。眼望奔騰不息的富春江水,直打寒顫:如果纜車的繩斷了,如果作業中失足了,民工兄弟們便成為江中之魚的“美味佳肴”。

2013年8月10日,杭州五洲國際廣場工地,一青年民工,在烈日下搭建腳手架。小伙子叫黃建華,來自貴州務川,在杭州多個工地輪回干架子工已經有三年的時間,做的是包工,平均下來,每天的工錢500-600元。但是,如果知道他還只是一個不足20的“娃娃”,如果知道作業時是40多度的高溫下,要不同情、不可憐也難??!

2014年7月12日,杭州遠洋公館建設工地,一幫混凝土澆注工,在工地吃著午飯。因為連續作業,即便是在烈日下的正午,民工們也不可以下工地吃飯、午休。在建筑工地的各類工種中,澆注工的報酬是相對比較高的,每人每天有300-400元,但是,其中的辛苦和危險是不言而喻的。

2014年7月19日,杭州綠地中央商務區工地,極度疲憊的一民工,躺在腳手架上睡著了。這民工是架子工,來自四川甘孜,43歲。當我看到這個場景時,非常吃驚,怎么會有人在這樣的地方呼呼大睡?在工地上轉了一大圈,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這民工已經醒來在工作了,我問:“你怎么可以在這樣危險的地方睡覺?”民工回答“我知道,這樣做很危險,而且還要被罰款,但是我實在是熬不住了,因為房間里空調壞了,連續三四個晚上幾乎都沒有睡著了”。

2014年8月24日,杭州地鐵古翠路站工地,工間自行休息的民工。有的民工很聰明,自我保護的意識很強,干累了,就會找機會“偷個懶”,藏起來,悄悄的吸支煙、歇歇腳。但凡這樣的民工,肯定是老民工、“老油條”,剛來工地不久的新民工是想不出“如此妙招”的。

2016年6月10日,杭黃高鐵富春江特大橋建設工地下,下班以后民工們在富春江里洗澡。工地的生活區設在新安江公路橋下,所謂生活區只是幾個報廢的集裝箱組合,生活區沒有洗澡間,洗澡成了大難題。夏天,男工倒是可以去江里洗,但是冬天就很棘手了,尤其是女工。民工們賺幾個辛苦錢,非常的不容易啊,不但工作很艱苦,生活也很艱苦。

2020年3月21日,杭州汽車北站。新冠疫情漸漸好轉,城市已全面轉入復工復產、復商復市的階段,一批又一批的民工,從全國各地趕來,找到各自的崗位,開始新一年的打工生活,為幸福的生活繼續前行。

2020年3月17日,杭州大關安置房建設工地生活區。作為重點工程,該項目2月中旬被列為第一批復工復產的名單,此時離復工已經一個月,工人們已經全部回到了工地,擺在他們面前的是搶時間、趕進度,努力把新冠疫情造成的損失奪回來。城市離不開民工,正如李克強總理所說,民工是祖國建設的功臣。

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在杭州近郊參加工作后,又長期工作在農口部門,與“三農”打了半輩子交道。細細回想,我與農業、農村和農民的緣分著實不淺,可以說是融入骨髓的。多年以來,我把大部分業余時間都用在了攝影上,拍攝身邊的人、身邊的事,成了一名“非職業”攝影人,渴求以自己的觀察視覺用鏡頭記錄我們這個大時代的小細節,記錄大發展中的小人物。

在攝影的路上,農民工是我拍攝時間最長、照片積累數量最多的一個群體。許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在拍攝一回遷安置房建設工地時,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把鏡頭對準了農民工兄弟。站在泥濘雜亂的腳手架旁,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我被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被農民工樸實純真的面容深深打動,自從那時起,我竭盡所能地追尋和捕捉他們在城市建設大潮中“乘風破浪”的身影。他們身上那股踏實、堅強、樂觀的品質,不斷激勵著我在攝影道路上一路向前。

人文如詩,風景如畫,江南憶,最憶是杭州。杭州因秀麗華美而舉世聞名,而城市的繁榮繁華,農民工群體功不可沒。從城南到城北,從“天上”到“地下”,從白天到黑夜,從春夏到秋冬,他們鋪路架橋、打樁蓋房,建設工地上到處都是農民工揮汗如雨、頂風冒雪的身影??梢哉f,城市發展的日新月異,便是他們汗水的日積月累。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即便步履匆匆、滿面風霜,卻從未失去質樸,從未忘記微笑,始終積極樂觀。

這些年,乘西湖、大運河、良渚申遺,G20杭州峰會、亞運會籌辦等重大歷史契機,杭城之變可謂天翻地覆:地鐵、高鐵、高速等路網縱橫交錯,安置房、商品房、綜合體等高樓鱗次櫛比,每時每刻地“城長”,都在不斷擦亮農民工的軍功章。

隨著城市的不斷成長,農民工群體也在成長,在城市打拼和生活,使他們有了更多的希望。我有位從2013年到現在一直交往、拍攝不間斷的農民工朋友,他叫彭治超,湖北省棗陽市吳店鎮中心村人,1982年出生,屬狗,老鄉、工友都親切地喚他“狗娃子”。2012年,他經同鄉介紹來到杭州地鐵建設工地,白天在工地上打雜干活,夜晚擠出時間看書學習。短短一年時間,就較好地掌握了電焊、扎鋼筋、搭建腳手架、澆筑混凝土等技術,還學會了工時計算、工程預算。從2014年起,便像模像樣地當起了鋼筋工勞務隊隊長,不僅“地位”有了提升,收入也是一路“看漲”。家鄉人知道他在杭州地鐵工地做了“小頭頭”,紛紛前來投靠,多的時候有上百號人!2015年,“狗娃子”把省吃儉用賺來的20多萬元錢,在老家蓋起了一幢新房子,五年后,又在棗陽市區買了一套108平方米的商品房。2017年年底,杭州地鐵2號線城西段開通運行,他特地拉著在同一工地打工的老父親,乘了一趟他們親手建造的地鐵,好好地體驗了一把。生活雖然有點“苦”,未來卻很“甜”?!肮吠拮印钡膬鹤恿羰乩霞?,讀書成績不錯,于是“狗娃子”暗暗下定了決心:拼命工作,努力賺錢,將來送他去國外留學。

美好愿望的實現,需要付出艱辛的努力。在農民工這個群體里,不論男女,只要肯干、肯吃苦就是“好漢”。史順英,1964年出生,江西玉山縣人,酒店客房服務員;李小花,1971年出生,浙江龍游縣人,廚房打荷工;胡燕玲,1983年出生,浙江建德市人,服裝質檢員;易琴,1993年出生,四川綿陽市人,建筑工地鋼筋工……這些年,我拍攝了許多女農民工,記錄著老中青三代“女漢子”的工作與生活,她們的喜怒哀樂、剛柔兼濟常常令我深思。這些本色嬌柔的“花朵”,隨同父親、丈夫、子女或親戚、同鄉出來打工,背井離鄉之下,風雨兼程之中,硬是將自己打磨成一個個“漢子”。當然,她們的情感世界也會更加細膩,在打工的日子里難免生出孤獨和委屈,大部分時候都在默默忍受,背轉身去也常偷偷抹淚。

如果說城市是農民工的第二故鄉,工棚就是他們遮風避雨的的“家”。一個個工棚,就像一個個小盒子,安放著農民工的生活,簡陋的環境、狹小的空間。無論推開哪扇門,都能看到類同的場面:雜亂堆砌的旅行箱、上下排列的高低鋪,勾勒著農民工的生存現狀,與窗外華麗的街景形成鮮明對照。

工地食堂的衛生條件較差,品種又單一;自己動手做又沒有時間;如果叫外賣,價格又很高。凡此種種,煩惱每天伴隨著他們。怎么辦?他們便從老家帶來了咸魚、咸肉、咸菜、咸鴨蛋等,或是去超市買幾盒腐乳、辣椒醬就著白米飯,有時干脆以方便面充饑,不求吃好只要管飽。生活日用品也簡而又簡:電視機、收音機是從舊貨市場里淘來的;家具是城里人搬新居后扔掉的;毛巾、牙刷、牙膏、衣被等揀最便宜的買。一切生活開支能省就省。

物質生活異常艱苦的同時,他們的精神生活也很匱乏。沒有什么文化娛樂活動,閑暇時只能在工棚打打撲克、刷刷手機;宿舍沒有報刊、雜志、圖書可供閱讀;想去街上看場電影看場戲,沒有時間沒有錢;可以說說心里話的少之又少,寂寞難耐地度過一天又一天;配偶不在身邊者居多,那些“過來人”靠特殊的方式釋放生理需求,或講點葷段子來排解內心深處的苦悶。

在這一個個“家”里,背井離鄉的他們還有著其他更多的酸甜苦辣。深夜,杭黃高鐵淳安站工棚里,樁機隊的一對夫妻為遠在千里之外的三個孩子學習、生活的事煩惱;杭州萬達廣場工地宿舍,湖南張家界的女工劉莉多日高燒不退,躺在床上,為了節省醫藥費,只是在附近藥店買點中草藥服用;暑假了,留守的孩子趕來與父母團聚,父母得上工地,只能把娃一個人留在“盒子”里;春節前夕,一票難求,此時牽掛父母、妻兒的心情真的難以言表。

農民工肩負生活的重擔,飽受生計的壓力,卻總是處在城市的邊緣,他們的生產安全、薪酬保障、居住條件、子女教育等等方面,都面臨著諸多困難。我試圖通過盡量客觀的影像呈現,為農民工兄弟代言點什么,反映他們“貢獻”與“困惑”之間的沖突,希望引起社會更多的關注,以更有力的舉措解決農民工的困難。

“這些大樓,是我們用汗水一塊塊磚頭壘起來的?!薄盎丶乙院?,我一定要和兒子說,等你長大了,一定要去杭州看看你‘老子’蓋的房,修的路!”與他們交談的時候,能夠強烈地感受到,他們對于參與城市建設的那份自豪?!皼]有人愿意干這么累的活兒,都是生活所迫?!薄拔覀儾簧萃粼诔鞘?,但希望得到多一點尊重?!彪S著與農民工交往的深入,我進一步理解了“尊重”二字的含義。拍攝農民工,我以長期跟蹤拍攝為主,即長期跟蹤一個人、一對夫妻、一個家庭、一幫同鄉、一個勞務隊、一個項目拍攝,一拍就是一月、數月、一年、數年。定好拍攝計劃、取得建設單位的許可后,就開始進入工地。但我從來沒有一進門就“咔嚓、咔嚓”地按動快門,而是先在工地、工棚里轉悠幾天,抓住一切機會與農民工打個照面、聊個天,留意他們有什么困難,看看我能幫上什么忙,半天時間要“花掉”三四包煙,直到人頭基本熟悉了,他們的面孔和名字特別是小名、綽號對上號了,才慢慢進入拍攝。杭黃高鐵地處遠郊山區,記得我在拍攝此項目建設的過程中,與農民工同窩睡工棚,同鍋吃粗飯,似乎自己也成了農民工,一來二去,又結交了一批農民工朋友。因為“尊重”,農民工兄弟對我這位“照相老鐘”很放心,感覺就像自家人一樣。有時候,我也拍一些“速寫”,但前提不變,一定事先跟他們做好溝通,對不愿意被拍攝者,不會按動快門,若照片要發表,都征得他們的同意。

農民工對“照相”比我想象的要在意、要用心。2012年盛夏的一天,在為20多位農民工拍了合影后,他們問我能否自己出錢,讓我把照片打印出來給他們。我當天就趕去市區最好的一家打印店,打印了23張15寸的大照片,一一送到這些農民工兄弟手中,可是錢是絕對不會讓他們掏的。農民工兄弟拿到照片,既高興又感激,“老鐘,你以后經常來,有危險的地方,我們保護你;你歲數大了,腳手架上不好上,我們會扶你上去的”。自那時候起,我就養成了一個習慣:凡是農民工要照片的,都給,合影每人一張,6人以下的7寸,6人以上的12寸,20人以上的15寸;能送的直接送,不能送到的就郵寄。如此一來,每年打印照片的開支都在兩萬元以上。

拍攝與尊重如影隨形,漸漸地,我與許多農民工成為了忘年交、好朋友。當我走近他們時,他們也走進了我的心里。

2014年到2020年期間,來自安徽淮北的農民工蔣連習攜妻兒一直在杭州地鐵工地打工,我時不時地去拍攝他們。日久生情,互相之間就成了好朋友。2018年正月初四,兒子回老家拜堂成親,父子盛情邀請我去淮北喝喜酒,由于脫不了身沒去淮北,只好“禮到人不到”。這年元宵節剛過,老蔣一家返杭后,新郎、新娘和老蔣妻子,馬上拎了喜糖煙酒及家鄉的土特產來看望我這個“伯伯”。我妻子和我倍感親切,與他們談天說地到深夜,才依依不舍地送走他們。像這樣的暖心事還有不少,2019年下半年,我又接到已離杭返鄉,回貴州老家的鋼筋工陳述貴夫婦的邀請,讓我去務川喝他兒子的喜酒。

每逢佳節倍思親。過年時,有些農民工或是需要留守值班,或是買不到車票,或有別的難言之隱,獨自在杭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于是,好幾個大年三十的夜晚,我提著酒菜去工地宿舍,陪不能回家過年的農民工兄弟喝酒吃飯,共度除夕。

工地上,民工遇磕磕碰碰的事時有發生。2016年9月的一天,偶然在微信上看到一位名叫梁高峰的小伙子發的自己手臂被電焊灼焦的照片后,立即打電話詢問、安慰。當時我還在出差途中,于是打電話給妻子,讓她去代為看望。當梁高峰見了“大媽媽”提著一大包營養品和藥物來到工棚看望他時,頓時眼淚脫眶而出。

農民工受傷生病,上門看望;接不上活了,幫助找活;春節回家買不到火車票,為他們買火車票;子女暑假來杭州,帶孩子們去玩、送他們學習用品;拿不到工資,幫他們討薪;家人來杭州看病,落實醫院醫生;組織志愿者上門為農民工理發、體檢;

中秋、端午,送月餅、棕子;冬天,送棉衣、棉被……當我把農民工當成了自家兄弟時,他們更加地惦記我。日常里,經常有農民工給我打電話,“老鐘,今天晚上盾構開挖,你過來拍吧!”“老鐘,好幾天沒看到你了,身體還好嗎?”“老鐘,你咸肉喜歡吃嗎?我過兩天就要回工地了,給你帶一只自家做的咸豬腿來?!薄棵拷拥竭@樣的電話,心里總有陣陣的感動。

我“癡迷”于紀實攝影,用心觀察、用情感受、用功拍攝,努力為城市留影,為百姓畫像,為未來留存記憶。所幸的是,農民工題材的“照相”水平也逐漸提高:作品《盒子》(長期關注類)入展第27屆中國攝影藝術展,《工地民工的蝸居生活》(組照)入展第16屆中國國際攝影藝術展,《高溫下的建設中》(組照)入展第15屆浙江省攝影藝術展,《地下工作者》(組照)入展第16屆浙江省攝影藝術展,《八個冬夏》(攝影書)即將出版……這些成績的取得,不光屬于我,更歸功于農民工兄弟。老的農民工離開了,可以保持聯系;新的農民工來了,可以接著結交,我會繼續拍下去。說實在的,和農民工兄弟在一起,有時真覺得拍攝才是附帶的。

 攝影并文:鐘黎明



鐘黎明,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運河十佳攝影師。作品《錢江潮》獲第10屆國際新聞攝影比賽(華賽)

自然類單幅銅獎;《走出考場》入展第25屆中國攝影藝術展;《盒子》(長期關注類)入展第27屆中國攝影藝術展;《工地民工的蝸居生活》(組照)入展第16屆中國國際攝影藝術展;《群拍》獲浙江省第15屆攝影藝術展銀獎;《運河之夜》(組照)獲浙江省第16屆攝影藝術展銀獎;《石塘記》(攝影書)獲第3屆寧波國際攝影周最佳展覽獎和浙江省第17屆攝影藝術展最佳圖書獎;《百年華豐》(多媒體視頻紀錄片)獲第29屆“金鏡頭”新聞視頻優秀獎;《百年華豐》(攝影書)獲第4屆浙江省紀實攝影展最佳圖書獎;《百年華豐》(組照+視頻+攝影書)入展“大運河名家攝影展覽)”(傅擁軍總策展)。

相關圖集

极速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