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cpa1956@126.com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圖片>> 藝術攝影>> 圖集

會員佳作 | 包旭東:“和園荷韻”行攝記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包旭東       責編:張雙雙   2020-08-06

查看大圖

7月初,中國晚報攝影學會會長、資深攝影家司馬小萌老師微信聯系我,說計劃在7月中旬約上十幾位京城攝影人,一起去京郊密云和園知青文化公社拍荷花。我曾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當過《北京晚報》的特約攝影,那時報社攝影部的主任正是司馬小萌。在五、六年的時間里,我在該報(當時為京城發行量最高的報紙,沒有之一)刊發過許多圖片稿件,得了不少稿費,還在京城有了些小名氣?;叵肫饋?,這必須感謝司馬老師的悉心指導。雖然在指導的過程中,批評要比表揚多得多,但讓我得益匪淺,收效嚴重好??赐晡⑿?,未加思索,馬上回復:去!

7月12日早晨七點多鐘,我駕車分別接上南城三位影友,向北穿城,經京承高速駛向密云方向。因為是星期天,一路很是順利。然而,車子剛剛駛過北六環酸棗嶺橋,天上就開始掉起點來,不到兩分鐘,大雨滂沱,車身被猛烈的雨點打得噼啪作響,能見度即時縮減至十米之遠,同方向行駛的車輛紛紛減速并亮起雙閃。我心里一緊,隨口而出:“要壞事,片子可能拍不成了?!蓖嚨挠坝研χ鴳暎骸澳蔷驮诜块g里摜蛋吧”。然而,前行之路雖然大雨一直未停,但當我們到達目的地后,竟然很快就不下了。稍作安頓后未有遲疑,即按那里工作人員的指引,直奔位于園區中心的荷花景觀池。

漫步池間的便橋上舉目張望,占地約30畝的荷塘一覽無余。高矮不一的無數株野生紅蓮在微風中左右搖拽,生機盎然;池中蓮葉接天,蔚為壯觀。再看旁側同來的影友們,一個個早已操著“長槍短炮”開始忙碌,但是我卻沒了感覺。雖說自上世紀八十代初,本人在鐵道兵某團擔任新聞干事之時端相機至今已近四十年,但多為工作,拍攝的幾乎都是新聞圖片,鮮有花鳥。怎樣取鏡、如何拍攝?一時不知如何下手。

躊躇之際,突然想起著名攝影家楊大洲先生曾給我指點迷津。于是翻看手機,找出了大師的經驗之談:“拍攝荷花,一般來說長焦距,大光圈,小景深,強調焦外虛化等技術條件的充分恰當的運用,效果比較好,會事半功倍。另外,講究光感,淡雅,過渡要柔和,尤其暗部不能死,要有彈性。最后就是選擇與構成了?!毖灾欣?,照此辦理。我取出隨帶的奧林巴斯微單,按上了40—150mm(相當全畫幅相機80—300mm)的鏡頭,一邊靜心觀察,一邊尋找畫面,終于看到了令人心動的鏡象:因迅雨初霽,一些舒展的荷葉上留存了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水珠,晶瑩剔透?!芭屎膳渲?,蕩漾不成圓?!蹦X海中蹦出了唐代大詩人李白的詩句來。設定感光度和創意模式,屏心靜氣聚焦、按下快門,一幅幅“綠葉抱清淚,繁花競芬芳”的畫面被我定格于相機中。

按照既定安排,大家當晚在園中的客房住下。這樣,利用一晚一早兩個時段,有興致且勤奮的影友又去拍了不少片子。只是期間斷斷續續下雨,天空一直灰濛濛,想來拍得再多,光影效果也變化不大。打道回府后按照約定,每人遴選5-8幅作品上傳給活動總策劃人司馬小萌老師,并由她審定、編輯成《一起來拍“下雨荷”》圖片集粹,后在中國晚報攝影學會微信公眾號推出,獲得不少人點贊。

閑時再細看并篩選自己拍攝的圖片,感覺僅有兩、三張有點意思,其余廢片“一籮筐”,心里萌發起再次前往的念頭。于是,心動不如行動,很快聯系約上了兩位影友,也是20多年前曾與共事過的老朋友,于22日又第二次去了密云和園知青文化公社。此次與12日去時的氣候不一樣,天空晴朗。為了能利用一晚一早較好光影條件進行拍攝,我們仍在園內客舍住了一宿。如此,晚歸早出,獲得了我第一次去時沒法拍攝到的圖片。

次日上午8點多鐘準備返程,我們意外地從工作人員的口中得知了一個信息:說距我們多次去拍攝地的北邊約500米處,還有一個建在樹林中的荷花池,我們隨即驅車前往。車子來到一個高臺前停放妥當,便拾級而上,來到一個名為“九蓮池”的景觀區。據告示牌上介紹,該區占地30余畝,分隔而建的池中栽種有西廂待月、彩球、紅樓夢、春桃等九個品種野生荷花。此時太陽已過樹梢,憑高遠眺,南宋大詩人楊萬里以詩句“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形容的場面真切的映入眼簾;走近細察,北宋文學家周敦頤《愛蓮說》中描寫的“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情景即刻顯現面前。正凝神欣賞時,遠在三十米開外的影友招呼我,說有好景可拍。我聞訊疾步過去,原來有一只螳螂正靜靜地趴在一株待放的花苞上。那時,在逆光和深色背景的映襯下,螳螂的須子、翅膀等顯得特別鮮明、透亮,別有情趣,真是難得的好場景。機不可失,必須拿下!還是奧林巴斯微單,還是40—150mm鏡頭,再次確認感光度和創意模式,屏心靜氣聚焦、按下快門,一連拍了五、六張,一個個“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螳螂立上頭”的瞬間被我攝入鏡中。正欲調整位置繼續拍攝,卻發現鏡頭中情況異常,抬頭一看,螳螂早已轉移了陣地。隨即從相機顯示屏中回看圖像,感覺還不錯,心里一陣滿足。

此次經歷,不說收獲如何,但我對攝影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如果把攝影作為一門大眾藝術,即便拍攝一些作品是“糖水片”,也不失為樂事,甚至也是有價值的。因為很多場景可遇而不可求。如何為之?那就是:不要多想要多拍,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攝影并文:包旭東


相關圖集

极速赛车官网